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心动廖瑜篇](03)作者:998
[心动廖瑜篇](03)作者:99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13
 

            第三章疾驰的肉蛋战车
 
  自那巴掌起,往后两天秦安处处躲着廖瑜,偶尔碰头也只当看不见,目不斜 视。
 
  自然是让廖瑜心里的不满越来越多,课上没少刁难他。
 
  很快,月考的成绩出来了。
 
  今天天儿格外热,廖瑜没穿丝袜,美腿赤条条的暴露在空气里,一双绑带式 高跟凉鞋也从缝隙露出大片足部肌肤,奶白色的凝脂肌肤欺霜赛雪,比大部分白 种人都要白,真真是冰肌玉骨。
 
  偏偏这么白嫩透亮、甚至透过雪花体表隐隐能看到淡青的血管,白到这种程 度却不显苍白,肌肤反而是更加难得的白里透红。
 
  能歌善舞的妹子真是建康的不得了。
 
  这会儿廖瑜亭亭玉立在校办黑板报下,素手十分淑女的在腮前小幅度扇风降 温,美眸看着那一溜漂亮的粉笔字,看着那绝不应该属于一个十三岁少年的华丽 文字,不自觉单手掐腰,如画的五官带着愠意,咬牙切齿的丝毫不像为人师表的 二十八岁少妇,倒像负气的姑娘家。
 
  眼前文字的堆砌,纪伯伦和莎士比亚句子的恰当镶嵌,那种华丽丽的感觉彻 底震慑住她了。
 
  上回没认真看,这次细品的话,即便她不愿承认,也不妨碍这是篇可以上 「现代文摘」的精品文章。
 
  廖瑜扪心自问,以自己的文笔绝对写不出来。
 
  「秦安真的……还蛮厉害嘛。」然而最近在他手里连连吃瘪,这个念头一起 便被她掐灭。
 
  「哼!谭大同真是乱来,作文能写诗吗?居然还给个满分,给了满分也算了, 用得着抄到黑板报上吗?」廖瑜暗暗腹诽,昨日下午又胀奶,痛了一下午,没有 时间改卷,卷子就落到了谭大同手里了,要不然这作文她一定给零分。
 
  最让廖瑜不安的是,不只是语文,月考的其他四门成绩秦安全是满分! 
  也就是说,只要他稍稍努力些,期中考试时,政治和历史两门成绩可以轻松 增加总分百分以上,进入年级前十毫无悬念!
 
  甚至第一都不是稀奇……
 
  廖瑜愈发不安,当然,她也不至于毫无职业道德地祈祷一个学生成绩越来越 差,但现在关系到她的脸面,秦安可是说了,期中考试他进入年级前十,她就得 承认自己有眼无珠,不会教书,要到秦淮那里去请求他秦安转回68班。 
  秦淮拒绝是肯定的,廖瑜还没见过比秦淮更傲气的人,当初她说那句「这孩 子给我吃人参,我也管不了」的话多半是玩笑的语气,当时秦淮要是肯多说几句 好话,教训一番秦安,廖瑜也不会真的要死要活的把秦安赶出68班。
 
  谁知道秦淮硬气的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把秦安提到了69班,廖瑜觉得要去 秦淮面前低声下气,自己脸面都得丢光。
 
  年轻轻轻的都脸嫩,何况像廖瑜这种常年被人众星捧月的大美人?自然是更 要面子了。
 
  至于秦安,他真的不会回68班?
 
  或许自己对他态度好点,他也会喜欢一个看着赏心悦目的老师吧?
 
  到时候他肯定乖乖转回来吧?
 
  等等,自己胡乱想什么呢,哪有老师凭姿色挽留学生的?!
 
  那不就是勾引?!
 
  廖瑜露出一丝赧然,脸蛋儿微醺,狠狠晃动脑袋将荒唐的念头抛到脑后,旋 而踩着凉高跟「哒哒哒」的离开了。
 
  但回头廖瑜便敲定了这个主意,短短一个月,秦安便能在摸底考试拿到全满 分,所以她有充足的理由挽留他。
 
  对,只是学习的原因。
 
  打定主意的廖瑜刚好调了课,68、69班的语文课一起上。
 
  课上她偷偷打量秦安。秦安这会儿则托着腮,很平淡的想着:年级前十对他 来说就是探囊取物,甚至年级第一也是自己想不想的问题。
 
  所以廖瑜肯定要出丑,秦安带着笑意看向讲台,二人视线刚好相触,廖瑜受 惊似的颤了一下,好像打嗝,也像只机警可爱的小兔兔。
 
  秦安心里一乐,转而忘记自己的原则,肆无忌惮的打量起讲台上秀色可餐的 大美人。工作中总结月考的廖瑜很养眼,很具教师诱惑,单用眼睛看,美好的秀 色便让他心情愉悦,而能让这么漂亮的妹子连连吃瘪,从恶趣味方面讲还是蛮爽 的。
 
  「咳…这次入学摸底考试,大家都考的不错。班里有六位同学进入年级前二 十,非常好!但是全部是女生,69班也是,四个年级前二十有三位是女同学。」 
  突然沉默,讲话节奏非常好。
 
  廖瑜双手扶着讲台微微探身,常年舞蹈的根底腰板笔直,待环顾所有人后继 续开口,「我不知道你们男生是怎么想的,但是被女生一直压制,你们这些大男 生甘心吗?所以啊,男同学们应该奋起直追,拿出男子汉不服输的精神,争取下 次考试超过女生,明白吗?」声音铿锵有力,庄重威严,但这种严厉的仪态配上 妍姿艳质的外表,却又散发出女王般的诱惑力,让一众男学生直想跪添。 
  「明白了——!」两个班级差不多五十个男学生,洪亮整齐的声音差点掀飞 屋顶。
 
  「同学们有信心吗?!」待再次听到整齐的「有」,廖瑜满意的点点头,她 觉得自己演讲的非常棒。秦安自是将她那点得意看了出来,没忍住差点笑出声, 一群六年级的孩子,糊弄不住才有鬼好吗?
 
  「在这里特别表扬秦安,四门一百分!而之前他的成绩是倒数。但他知耻后 勇,发奋起来仅用了一个月便拿到如此傲人的成绩,我教学也快十年,还没见过 摸底考试考出全满分的学生。」这会儿廖瑜收起为师的威仪,摆出一副端庄而不 失亲近的模样,似乎是例行公事地表扬学生。
 
  她也就能做到这样了,自尊心太强,而且面对秦安,格外抹不下面子。 
  「老师,我不是你的学生。」这打脸的话秦安忍住没说,但却对小心思的小 心思有所察觉,毕竟「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话满满的真理,秦安可是奉为座 右铭。
 
  所以这表扬非但没让他暗爽,反而心里默默给廖瑜打上势利眼的标签。 
  这时候沉默是金,面对廖瑜的示好,秦安也不看她,表情冷淡。
 
  这下廖瑜恬美的笑容僵住了,压制住迅速升起的怒意,原本想好的一些套路 和做作情绪都抛之脑后了,见到秦安这副样子,她就觉得格外无奈和郁闷,就好 像那天光着半个身子被他看了个彻底。
 
  廖瑜很不甘心,但是当着学生的面拉不下脸,待到第二天重新鼓起勇气后, 便又生新计,上午放学后将秦安与叶竹澜叫到办公室。
 
  她这么想:你不是喜欢这个小姑娘吗?那就来个美人计,兴许秦安就是个小 屁孩,不知道熟女的好,所以才对自己不咸不淡的。
 
  这么想着,最近在秦安身上饱受挫折的廖瑜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乐颠颠的 笃定今天会拿下他。
 
  教学楼走廊,秦安跟一个瘦巴巴,忸忸怩怩的小姑娘,一前一后的走着。 
  姑娘便是叶竹澜,模样清秀肤质白皙,但是身材干巴巴的,性格也幼稚,而 且畏畏缩缩的毫无女人味。
 
  是班花,自己曾明恋的人。
 
  她上辈子的模样已经很模糊,重生前大约十五年前,自己也就在一次同学会 见过她,那时她二十五左右,已经嫁为人妇,抱着孩子发了福,打扮的普普通通, 跟几个早育的女同学谈论育儿,那会儿他便对她断了念想,只剩记忆里让人缅怀 的美好。
 
  在重来,面对一柴火妞,一个13的少女,他发现自己没兴趣。想来也是, 才六年级的小姑娘,月经都不知道来没来。一起聊天吧,谈不到一块,养成吧, 他不是变态怪大叔没那癖好。
 
  感觉这东西很奇妙,没了感觉,秦安重生后没理过她一次,小姑娘也不好意 找他说话,正合他意。
 
  「秦安……你最近,最近怎么不,不理我……」叶竹澜跟在身后,终于是忍 不住了,手指不安的搅在一起,垂首结结巴巴的受气样。
 
  然而声若蚊蚋,秦安根本没听见,自顾自的走到办公室门口,咚咚咚敲门。 
  他算是长记性了,这次知道敲门。
 
  身后的叶竹澜也再没勇气说话,只是幽怨的看着秦安的背影。
 
  如今的秦安给她一种独特的感觉,从容自信,不再如之前顽劣,突然就没了 同龄男生的那种幼稚感。这在小女生看来魅力十足。
 
  很快,叶竹澜由单纯喜欢他买蠢逗乐,变得喜欢上他了。但换了班级的秦安 却不再缠着她,这让她生了好久闷气,还决定不理他,但是……人家根本不在意。 
  甚至她多次从69班门前转悠,秦安明明看见她却把她当空气。
 
  这年头琼瑶剧正火,对叶竹澜的影响很大,对于秦安的冷淡表现,她感觉自 己就跟苦情戏的女主角似得,整日幽幽怨怨的活像葬花的林黛玉,但这股幽怨出 现在小女生身上,却给人感觉是不讨喜的阴郁,有丝别扭感。
 
  最近当她决定高傲的不在搭理秦安,以保留最后那点自尊时,秦安今天的成 绩便残忍的将她那一点外貌与学习上的优越感爆的干干净净。
 
  小姑娘自卑了,导致现在面对秦安结结巴巴的,极度不自信。
 
  低头跟着秦安进了办公室,结果因为头快埋到胸口差点撞到他后背,抬头就 见秦安正在自然的打量班主任。
 
  今天的廖瑜穿着一件黑色丝绸面料的小西装,里边是白色的薄纱皱领衬衫, 千层皱的领子被她丰满饱满的乳房高高顶起一层层,随着她的呼吸而略有些起伏, 小巧的腰肢上系着一根丝巾,好似要把她那夸张的胸和臀部曲线给扎起一般,下 身黑色的套裙里,棉质的打底裤包裹着浑圆的臀线和修长的双腿,也不管她这样 的装扮会让多少青春期的小男生羞红了脸,那双高跟鞋更是透露着若矜持,若含 蓄的性感。
 
  叶竹澜羡慕不已,秦安则觉得廖瑜一定是个闷骚,这完全是缺爱的穿着。 
  「知道我把你们两个叫来干什么吗?」看着秦安那和成年人一般无二的打量 目光,重点浏览过自己的酥胸和双腿,廖瑜暗暗紧张,夹紧了双腿,两条大腿在 桌子底下并得毫无缝隙,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自得,继而双臂收拢,将 双乳挤得更加突出。
 
  她可是费了一点心思,放弃了一些原则,才想出了留下秦安的好主意。 
  她打算双管齐下。
 
  闻言,叶竹澜自然知道是为什么,秦安可是因为她才转班的。
 
  自然小胸脯里的心肝儿扑腾腾地乱跳,脸蛋儿涨红,低着头,两根纤细的手 指绞着衣角,不敢去看廖瑜,却偷偷地望向秦安。
 
  「我不知道啊。」秦安可不吃廖瑜这一套,他都快一个月没搭理叶竹澜了, 问心无愧,自然坦荡无惧。
 
  廖瑜也没太期待秦安慌神,不过她的本意也不是拿早恋问题说事,她看了看 叶竹澜,和颜悦色地问道:「除了语文,叶竹澜你是不是感觉物理,化学,外语, 数学都可以提高啊,尤其是外语,我听英语老师说你的阅读理解是弱项啊。」谆 谆诱导。
 
  叶竹澜这才松了口气,似乎廖老师不是为了自己担心的那事,又偷偷看了一 眼秦安,然后猛点头。
 
  「刚好秦安最擅长的就是物理,化学,外语和数学啊……要是有他帮助你补 习这几门功课,一定可以让你的成绩提高一截啊,可惜了……」廖瑜顿了顿,圆 润的指尖玩耍着圆珠笔,好整以暇地道:「可惜秦安去了69班,要不然我可以 继续安排你们同桌。」
 
  叶竹澜心中一跳,忍不住抬起头来,期待地看着秦安,和他一起同桌吗?那 他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好吗?叶竹澜低着小脑袋胡思乱想起来。
 
  秦安看她一眼,便知道她是思春了。
 
  「而且最近叶竹澜的成绩下降了,所以我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秦安,老师 向你道歉。」很诚恳,廖瑜是真拉下脸了,同时很期待他回来,因为最近秦安不 在,再加上不理自己,总觉得在学校闷呼呼的,整天提不起精神。
 
  最关键是他的成绩很好,廖瑜在心里跟自己强调。
 
  秦安也算明白了廖瑜的如意算盘,好一个厉害女人,为了自己的面子,干干 脆脆地利用起叶竹澜,还为此放下身段跟自己道歉。
 
  要知道自己可是抽了她屁股,她就不生气?
 
  还是说太有城府,打算把自己骗回去好好整治?
 
  秦安默不作声的寻思,越想越不对,复而眼神瞪着廖瑜愈发忿忿。廖瑜就知 道秦安这个厉害得紧的家伙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心中涌上来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觉,扭了扭身子,曲线玲珑的身体仿佛因为这一刻的身心放松而更加散发出一种 充满自信,诱惑的成熟魅力。
 
  秦安看见叶竹澜躲闪的眼神,和什么真挚深沉的感情无关,很纯粹的崇拜, 想要亲近他又不自信的感觉。可这姑娘上辈子也没对自己动心啊,曾经还发过自 己好人卡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秦安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廖瑜这步棋确实走的妙,还真就抓住秦安的软肋,她清楚这个孩子的厉害, 从他敢用弹弓瞄着罗波夫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光凭着老师的威严完全不可能让 他改变主意,而叶竹澜,却足以让他进退两难。
 
  跟她想想的还是有点偏差,秦安仅仅是不忍伤害少女的纯情而已。
 
  「叶同学,你先回去吧,我单独跟廖老师谈。」看着廖瑜吃定他的得意模样, 秦安强忍着想要抽她屁股的欲望,温声细语的说道。
 
  但哪有学生在老师面前用这种语气的?要知道,在还没到青春期的孩子眼里, 教师的权威大过父母,班主任更甚。甚至有些严厉的教师,可是一度支配差生的 恐惧感。
 
  叶竹澜和廖瑜的脸色都变了变,叶竹澜是没料到秦安敢在廖瑜面前这么放肆, 廖瑜却是因为秦安放肆到即便当着她的学生,也不给她半点面子。
 
  虽然那早已经是她必须接受的事实,但秦安在其他学生面前这样做,更让她 难堪……因为她知道,自己最终也不能把秦安怎么样。
 
  于是廖瑜支走叶竹澜后疾言厉色道,「秦安!我就明说了,你和叶竹澜的关 系不是简简单单的普通同学关系吧,你骗女孩子的功力我可是领教过,比你现在 的成绩不差分毫啊?嗯!」廖瑜十分强硬,她觉得自己再不抢占主动,又会被对 方压制的死死地。
 
  「廖老师,注意你的语气,我跟她都分班了,叶竹澜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你 几时看见我跟她暧昧不清了?」秦安冷笑连连。
 
  「哼,我告诉你!你别不承认,你那首烂情诗还在我手里呢!」秦安细细琢 磨,自己好像曾经还真写过,还被廖瑜截了去。
 
  得,又一桩旧恨。
 
  「我的诗在你哪儿?」
 
  「怎么样?告诉你,老老实实回68班,以后不许乱瞄我,还有,之前那一 巴掌我要还回来,否则我就把情书交给你父亲。」廖瑜见秦安阴沉的表情,这会 儿以为胜券在握,喜滋滋的十分得意,快三十的少妇,嘴角微微翘起的妩媚劲儿 分外撩人,也许是因为没有把秦安当成小孩子,廖瑜有意无意地就显露出了自己 迥然无关教师身份的女性魅力。
 
  「那你去吧。」秦安转身就走。
 
  廖瑜一呆,没料到秦安还是这副样子,「你站住!」接着有些慌乱的豪乳起 伏:「我可以不管你和叶竹澜的事,只要你跟你爸说回68班,还让你俩同桌… …」
 
  然而却见秦安毫不停顿的走到门口,美艳少妇算是彻底慌了,事情完全超出 想象,这下她面对秦安再无半点之前的优越,迈着急促的小碎步跑到秦安身边, 拽住他手臂。
 
  表情不自觉带点小可怜,「哎呀你别走!那巴掌我不还了还不行,还有,你 ……」犹豫着,廖瑜抿抿嘴不自然的转过头不敢看他,「我……大不了你可以随 便看我。」
 
  「很抱歉,我对你,对叶竹澜,都没什么兴趣,你大可以把情书给我爸,然 后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们家的丑事捅出来……另外,我们关于期中考试的约定依 然有效。」
 
  秦安说完,从容的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气得脸色发白,却无可奈何的廖瑜, 嘴角露出一分揶揄的笑意:「对了,上次我说的那个方法有用吗?」
 
  廖瑜还原地沉浸在挫败里,闻言略微颌首看向这个可恨的小矮子,带点疑惑, 「什么法子?」
 
  「就是让你脱光上衣,把那对涨奶的大奶子放在温水里晃的方法,有效吧?」 
  秦安打定主意恶心她。
 
  大…大……奶子?大奶子?!
 
  顺着秦安的邪魅眼神,廖瑜机械的转头看到洗漱架上的脸盆冒出点点热气, 脸盆里的水呈一种奶白色,透着淡淡的乳香。
 
  廖瑜发白的俏脸蛋儿马上染了一层晕红,羞的要渗出血来,紧紧地抱住高挺 骄傲的豪乳,仿佛在他面前已经失去了一切遮羞的衣衫,蒙在心头的只有羞耻、 难堪。
 
  然后廖瑜出乎秦安的意料,做出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味儿十足的模样, 双手捂住圆润的鹅蛋脸,死死按住,然后透过手掌瓮声瓮气的娇嗔,「出去!给 我出去!」然后等了三秒,试探性移开手掌,一见秦安呆呆的看着她,马上又死 死捂住,「哎呀!你给我出去!烦死你了!秦安!你这个讨厌鬼!无耻混蛋!下 流胚!王八蛋!」音调还拐着弯,嗲声嗲气,不知道还以为在这儿玩情趣,撒娇 呢。
 
  「哈哈,恼羞成怒咯,廖老师,注意音量,弄不好就给人听了去。」说完, 见廖瑜惊觉的捂住嘴巴,瞪着愣愣的眸子,秦安借机吐出舌头,虚空朝她猥亵且 灵活的拨动。廖瑜那里敌得住,竟是打了个寒颤,脸色由绯红继续加深,让人担 心她的血管爆掉。
 
  「你……呜~ 呜……」哭了,还气的跺脚……
 
  「噗!」秦安无良的捧腹大笑。廖瑜一听,搓搓眼睛,倔强的瞪大雾蒙蒙的 眸子,但泪水还是扑簌簌的落下,此时她紧紧抿着薄薄的唇瓣,气的胸部迅速起 伏,粗气连连。两只粉拳紧紧掐着。
 
  秦安见此笑的更厉害,「哈哈哈——廖,廖老师……你是不是,哈哈…你是 不是傻了…我外甥女生气都不像你这么幼稚!笑死我啦……」都快岔气了,这种 反差萌精准的戳中了秦安的……笑点。
 
  「秦!安!我要杀了你!!」秦安的表现让廖瑜彻底炸毛了,带着同归于尽 的气势冲了上去。
 
  「廖老师,你是要送奶给我喝吗?别别,我先走了。」秦安见廖瑜挺着G杯 罩大乳,羞愤欲绝的一副要撞死自己的模样,再次出言激将,然而这辆福利满满 的「肉蛋战车」「送奶快递」他却不打算接,在廖瑜尖叫着冲上来之际,脚底抹 油,迅速闪了出去。
 
  廖瑜眼眶里都是泪,只能看清大概方向,冲到秦安身前时更是加速闭上眼, 恨得要撞死他。也不管可能性为零,结果……
 
  「咚!」
 
  「哎哟!」
 
  ……
 
  秦安哼着小调走了,廖瑜则脑袋顶着大包,坐在地上扑腾着大长腿,那里还 有心思注意仪表,地上又脏又凉的问题?气的直抓头发。
 
  眼泪扑簌簌的连成串,妆也花了,整个人如同被同学欺负的小女生,楚楚可 怜。
 
  秦安算是把她得罪实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21更新.